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3 03:20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微信公众号“走进成安”的文章,2017年2月15日的县城新区建设誓师大会上,成安镇下辖史庄村、北鱼口村、北阳村、林里堡村、桃圈村、张庄村、南街村、衙前街村、东关南村、南彭留村等10个村庄的“两委”干部均有参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成安县政府、成安镇政府的行为是否属于“以租代征”、是否合法,李志军表示不清楚。他说,成安镇政府是依照成安县政府的要求办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协议书还强调,“租地只限于城南统筹示范区工程建设,国家需征地时,另行协商”。落款处除签订日期外,还有县政府、镇政府、村委会、户主四方的签章及手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据《基本农田保护条例》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闲置、荒芜基本农田。经国务院批准的重点建设项目占用基本农田的,如果连续两年未使用,经国务院批准,应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或恢复耕种、重新划入基本农田保护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吃‘百家饭’长大的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分土地性质疑仍为耕地,如今多被撂荒或栽种了景观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依据土地管理法,县级以上政府要想征收土地,应开展拟征收土地现状调查和评估,并将征收范围、征收目的、补偿标准等,在乡镇和村、村民小组范围内公告至少30日;公告无异议的,县级以上政府与拟征收土地所在村委会、村民签订补偿、安置协议,之后才能向省政府或国务院申请征地;待批准后,县级政府还要在乡镇、村内发布征地公告,写明批准征地机关和批准文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核实上述情况,9月21日,新京报记者致电成安镇镇长李志军。李志军说,“当年我参与了县城新区的租地、征地工作,但到底租了多少我说不清。”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1月,袁宏同意租地的半年多后,史庄村的大喇叭再次响起。这一次,村干部让袁宏拿着协议书到村委会领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22日,新京报记者见到了这份协议,标题为《城南统筹示范区租地补偿协议书》(下称《租地补偿协议书》),签订日期为2017年3月4日。张平说,“城南统筹示范区”指的就是县城南部的县城新区。